採访前一天,花旗(台湾)银行前董事长、麦肯锡管理谘询公司资深顾问管国霖刚出差回国,离开外商银行后,他偶尔仍需到国外与客户开会。
「只要在两岸三地,不管会议多晚结束,我一定是当天回台北。」这一个习惯,已是他近一年半的工作日常,为的就是可以随时照顾卧床的父亲。

二○一八年初,为了能弹性照顾高龄九十四岁的父亲,管国霖在众人喟叹声中,离开了花旗银行,儘管家中已有多位护理师、外佣,但他还是亲力亲为,扛起陪伴的责任。父亲生病的七年以来,管国霖陪伴在父亲身旁的时光,父子相处的点点滴滴,就像採访当天的午后阳光,闪闪发亮地温暖着他。以下是採访摘要:

我觉得,父亲对我影响最深的,应该是价值观。父亲是国立成功大学测量系教授,也是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学者,他对我影响最大的,是用以身作则的身教,教导我的工作态度。

诚信、能耐、尊重

三件事让父亲此生无愧于心

几年前,我曾与父亲聊过他如何看待自己的一生。他说,这辈子他有三件事无愧于心,第一,是正直、清清白白,我认为,这就是「诚信」(Integrity),也是我在职场工作二十五年,始终奉行的核心价值。

第二是「能耐」(Capability),待人处事不说谎、不拍马屁,完全靠自己的实力。不仅要做对的事情,也要把事情做对,这也影响我进入金融业之后,坚持做正确、长远基础的决定,而不是短打的获利。

第三,则是「对得起父母」,也就是尊重(esteem)。

父亲曾经完成《测量学》、《电子测距》两本着作,这两本书是当年台湾的土木系学生必读教科书,我印象很深刻,父亲是用六百字稿纸手写书稿并附图,看着他不厌其烦一遍遍校稿,是他对于自己的专业领域的承诺与投入。

我记得父亲曾带学生到曾文水库、南北高速公路实地测量,这需要有相当大的热情,才能支撑做这些事情,也因此在一九七二年,父亲以「光波测距导线之研究」得到当时中国工程师学会颁发的「詹天佑论文奖」,那是工程界最高荣耀。父亲不仅对一步一脚印的测量怀抱热情,当时还替成大引进了相当多先进的科技设备,可以想见他对测量工程学的热忱、理念。

父亲测量管国霖採访测距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