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16日)拜读陈陆辉老师与牛铭实老师连名投书《联合报》的分析大作〈铁桿台独年轻化7成信美军助台〉,笔者曾受教于陆辉老师,有感陈老师与牛老师纯粹针对资料所做的描述性分析遭部分有心人士引用,进而做出与资料不甚相符的推论,笔者深感焦虑,故为此文。希望在陈、牛两位老师的基础描述性分析之上,进一步深入检视这份资料所呈现的结果。

这份资料是美国杜克大学牛铭实老师与国立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长年合作执行的「台湾民意与国家安全」访问案,既然陈、牛两位老师以2015年的资料为描述主轴,笔者自然也需要以此为基底,来与前述报导做对话。(此份资料由杜克大学亚洲安全研究中心释出)

14%落跑铁桿独?──一个故事,各自表述

首先,一般所述「铁桿台独」与「条件台独」的指涉对象。「铁桿台独」指的是在「如果台湾宣布独立会引起大陆攻打台湾,请问您赞不赞成台湾独立?」一题中表达赞成者;而「条件台独」则指的是在「那如果台湾宣布独立,而大陆不会攻打台湾,请问您赞不赞成台湾独立?」一题中表达赞成者。除了台独有铁桿、条件之分,其实统派也有。「铁桿统一」指的是在「如果台湾和大陆在政治、经济、社会各方面的条件差别很大时,请问您赞不赞成台湾和大陆统一?」一题中表达赞成者;而「条件统一」则指的是在「那如果台湾和大陆在政治、经济、社会各方面的条件差不多时,请问您赞不赞成台湾和大陆统一?」一题中表达赞成者。

不过笔者要先说明,这四题在问卷中是「依序并陈」的,也就是四题都会出现。换言之,受访者在回答这四题时,是不是会有相互重叠,甚至逻辑矛盾的状况呢?当然是有的!而且这在电话访问中其实也不算少见。笔者认为,真正的铁桿台独,应该是不会在统一情境的题目中回答「赞成」的;相对的,真正的「条件台独」,既不会在统一情境题目中回答「赞成」,也不会在「如果台湾宣布独立会引起大陆攻打台湾」一题中表示仍旧支持台湾独立。(前提是,如果「不统不独、维持现状」是一个中性的当前状态时)

如果真正细分,铁桿独、条件独、条件统、铁桿统等四题仅以「赞成(1)」和「不赞成(0)」作区分,则可以得出16种结果。笔者将分类结果与实际的受访者人数列于下表,左方项目是原始题目的类别,上方项目则是笔者认为较严格的分类方式。N1指的是16类中的各项目人数,N2则是笔者分类后的人数,N3则是只将量表分为「铁桿独」、「条件独」、「不明、皆可或不统不独」、「偏统派」等四类的人数。

14%落跑铁桿独?──一个故事,各自表述

从上表中可以很明显看出来,多数的台湾人是属于「偏独派」(包含铁桿独与条件独)的(56.6%),「偏统派」的比例甚低(8.8%)。统独偏好「不明」者佔总数的34.6%(偏统或偏独,但立场可能矛盾者有14.0%,而统独皆可或不统不独者有20.6%)。笔者刻意区分出「铁桿独」、「条件独」、「不明、皆可或不统不独」、「明确统」等四类,便是要将重点放在被部分媒体或政治人物热烈讨论的「14%铁桿台独 打算两岸开战就落跑」(《苹果日报》)这个主题上。

笔者不多说,直接列上资料如下表(表中「()」内表示「横列百分比」,表中「[]」内表示「直行百分比」):

14%落跑铁桿独?──一个故事,各自表述

上表才是完整的图像,陈、牛两位老师已经说过的故事,如铁桿独中有14%在台独战争中会逃跑或躲起来,有26%会选择从军或抵抗等等,此处不再赘述,笔者要接着两位老师的故事往下说,把没在标题中的故事说清楚。请读者稍加注意,笔者和两位老师所用的资料是同一笔,同样也是基于资料做出客观的陈述,但是可能会给读者完全不一样的理解。

首先,当台独战争爆发时,在铁桿独中,比例最高者是从军与抵抗,佔26.4%;而原本就对台独战争有疑虑的条件独中,比例最高的是选择逃跑、投降或躲起来,佔26.8%。此外,立场不明、统独皆可或不统不独者,在台独战争发生时选择顺其自然的比例最高,达33.7%;最后,偏统派在台独战争爆发时,选择逃跑、投降或躲起来的比例是最高的,有30.3%。

我们接着要比较总体上各种行动者的比例与不同统独立场者在不同行为上比例的差异。总体而言,当台独战争发生时,只有17.2%的人会选择抵抗,但是非铁桿独者选择抵抗的比例都低于总体比例,条件独9.5%、不明皆可或不统不独14.6%、偏统派13.6%,只有铁桿独远高于总体比例,达26.4%,这显示铁桿独群体是全体民众当中最勇于在台独战争中选择抵抗的群体。笔者也发现,我们划分铁桿独与条件独的方法应是正确的,从条件独面对台独战争时低比例选择抵抗、高比例选择逃跑或支持政府决定可以看出来,条件独确实慎重考量台独的成本。

其次,我们分别来看各种行动群体的组成分子。在台独战争爆发时,选择从军或抵抗者,有51.5%是铁桿独,29.1%是立场不明、统独皆可或不统不独者,这样的分布与统独四类群体的总体分布有相当大的差异,总体来说,铁桿独只有33.8%,但是就抵抗或从军者而言,铁桿独的比例就明显攀升为51.5%,显示选择抵抗者仍有过半多数是铁桿独群众。接着,我们观察选择逃跑、投降或躲起来者,我们也可以看到,统独四类群体的总体分布比例为铁桿独33.8%:条件独23.2%:立场不明、统独皆可或不统不独34.5%:偏统派8.5%,但是选择逃跑、投降或躲起来者在统独四类分布的比例是21.4%:27.7%:39.3%:11.6%,四类当中有三类高于总体分布,仅铁桿独一派低于总体比例。笔者认为,这显示非铁桿独的群众在台独战争爆发时,多数会选择逃跑、投降等,但铁桿独选择逃跑的比例是最少的,反而有很高的比例选择抵抗。

另外,笔者认为还有一种行为者的组成也很有趣。在选择支持政府决定的群体中,统独四类的分布比例为37.9%:36.8%:18.4%:6.9%,偏独派支持政府决定的比例是高于总体分布的,而立场不明、统独皆可或不统不独者,以及偏统派反而支持政府决定的比例低于总体分布。笔者略感讶异,不清楚是这两派群体(尤其是偏统派),究竟是不信任2015年的执政政府,还是有其他因素所造成。

以上,是笔者针对相同资料所做的简短分析。如果读者认为为何笔者说的故事与陈、牛两位老师感觉差很多,笔者不会感到意外,但笔者仍认为我们跟老师是在说同一个故事,两位老师点出了事实:「铁桿独中选择抵抗与从军的人是最多的」。但是有心人士却只抓着14%逃跑、投降或躲起来的铁桿独,说这些人如何如何,然后台独派又是如何如何等,这就已经超出故事的範围,变成说者自己在写故事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