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创业小聚暨AAMA年会:在坏的时代追寻好的方向(上)

《数位时代》荣誉社长何飞鹏于今日举办的创业小聚暨 AAMA 台北摇篮计画年会担任致辞时说道,「如果政府非常有效率,干嘛需要创业家?」他表示,最坏的时代,诞生最好的创业机会,期许年轻人创造无数破坏式创新,为当今社会带来正面能量,30 年后回首,我们会发现自己现在作出的是正确的决定。

创业小聚暨 AAMA 台北摇篮计画年会邀请众多创业家、投资人分享他们的经验,以下分别纪录奇想创造执行长谢荣雅、500 Startups 大中华区合伙人马睿的演说精华:

别让旧思惟扼杀大创意

奇想创造执行长谢荣雅的经历,乍看之下似乎与网路无直接相关,但创造好的服务却是殊途同归,他分享的服务设计经验,无分产业都相当值得参考。

谢荣雅提到的第一个主题「破坏性创新」,就是网路从业人士耳熟能详的词彙,他以苹果与 Nokia 对比,前者没有製造手机的包袱,因此不易掉入窠臼而能恣意想像,「重新发明一种通讯工具」,改变人们通讯的习惯,这是你我都很熟悉的例子,说明所谓破坏性创新便是「从客户生活情境思考」。

此外他也以传统家俱行与 IKEA 为例,前者将桌、椅等家俱分门别类摆放,IKEA 却懂得营造家居氛围,让消费者恨不得把模拟房间的各种家俱通通带回家。这也是破坏性创新的经典案例。

无法深入消费者内心,重规格轻人性便是台湾 3C 产业所以衰颓的主因,以为抢得最新的 Intel 的晶片以及 Windows 作业系统就赢得市场。他改革了产品设计思考流程,探索消费者需求成为优先考量。

2013创业小聚暨AAMA年会:在坏的时代追寻好的方向(上)

谢荣雅介绍了巴西 Curitiba 改造城市交通的计划「快速巴士系统」。这款巴士共有 3 节,单辆运量可达 270 人。停在专属的架高管状透明候车亭,乘客免于日晒雨淋,购票刷卡于候车亭中完成,节省上下车时间;公车靠站也不必上下阶梯即可出入。

这套巴士系统不单只是解决交通问题,而是综合思考土地、教育、工作、文化政治等等面向,互相作出完整紧密的配合,打造出健全且均衡发展的城市。这便是谢荣雅欲强调的重点——进行服务设计时,美学、工学、商学、认知心理学、甚至社会学等等,都必须在相同场域中进行全盘缜密的思考,台湾却倾向把事情切割开来,终究丢三落四。

2013创业小聚暨AAMA年会:在坏的时代追寻好的方向(上)

另外,谢荣雅也提到瑞典 Envac 公司设计的真空垃圾处理系统,在地底埋藏垃圾运输管线,地面上则放置垃圾桶,一旦垃圾满了就会自动抽送至管线,最后抵达中央垃圾收集站。这套垃圾系统简化了倒垃圾、收垃圾的过程,且大大改善环境。

谢荣雅直言,他对台湾文创产业相当失望,「不去创造一个 ecosystem,在那边玩小花样做外观设计,卖卖小东西,很难撼动世界」。其实台湾不缺创意能量,却无法成为驱动台湾进步的力量,为什幺呢?

他的结论,相信读者感同身受。

第二代商学院——创业加速器
2013创业小聚暨AAMA年会:在坏的时代追寻好的方向(上)

关心网路创业的网友对于 500Startups 这个育成中心肯定不陌生,台湾的 PicCollage、Cubie Messenger、POP 先后受到 500 Startups 的青睐,前进硅谷,获得珍贵的培育机会,大中华地区合伙人马睿今天带来 500 Startups 的第一手资讯。

位处硅谷的 500 Startups 相当国际化,但在全球 6 个国家共有 12 位投资合伙人,马睿便是其中一名;培育团队 50% 来自美国境外 。他们的「加速计划」与「种子基金」对于创业团队而言相当有助益,此外还不定期举办各种社群活动,促进创业交流。

500 Startups 的早期投资分为两个阶段:

2013创业小聚暨AAMA年会:在坏的时代追寻好的方向(上)

500 Startups 主要的投资对象为网路与行动网路服务,目前已投资将近 500 个新创公司,总共已有 25 家公司出场,最近的案例是 Makerbot 刚以 4.3 亿美元被收购。目前为止 500 Startups 培育的公司还没有任何一家上市,多以大企业併购为主。

500 Startups 每年进行两届加速计划,每届大约收 30-35 家公司,提供 4 个月培训课程、创业者交流网络、以及庞大的导师团队。

马睿表示,500 Startups 看重新创公司的三个方面:

具体来说,500 Startups 青睐的产品有以下特性:

具体而言,以下三种是他们会特别注意的产业类别:

马睿表示,加速器犹如第二代商学院,除了课程和导师以外,当届其他成员也是彼此学习与借镜的对象。500 Startups 欲协助初生的团队加速前进,争取更多使用者与收入,并在毕业前一个星期举行 Demo Day,吸引更多种子阶段投资者。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